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女友给了我人生的认识
女友给了我人生的认识

女友给了我人生的认识

也许再过二十年,回想自己留下的情债,回想着不能相认的孩子,心里该是多少地心酸!

  2003年来的美国,认识的女孩子中除了让我牵挂心头的阿久,还有一个不漂亮,但是让我不能释怀的梅丽。记得第一次见面时,满面青春、笑容可爱的梅丽就给我烙下个无法表达那时心境的,至此也放不下的小女人情结。

  梅丽是个娇小玲珑的,满身散发着青春气息的交换学生,她在洛杉矶学习的时间也就两年,学习专业也是女孩子基本乐意接受的教育学。跟梅丽认识的过程也非常有机缘,在等去学校的公交车时,相互看的第一眼,都没有说话,过了片刻,就冒失地问了“are you from china?”。抬起长着修长瓜子脸的女孩,先是笑了下,那时有种要钻地缝的感觉。“你也是中国人啊?还以为你是日本来的呢!”。几句话聊下来,原来还是都是从南京来的,只不过我比她早来美国四年,后来我的实验室,她的办公室的电话都有交换。

  大约过了半把个月吧,有个电话打到实验室的另一个学生的座位,全楼道地喊“jack, phone from your friend ”。反正这边的中国人比较多,也没人太计较这样的喊话方式。“jack,你这周末有空嘛?有个朋友家要开party ,我想约你一块去。”其实,我也明白,一般情况下,单身女生希望有个男伴,是考虑若是到一个陌生地,有个男生还是安全些,另外,梅丽没有自己的车,也是希望我能载她去。大脑快速运转了十秒。语气有些为难地答复同意去,同时又有些激情地问下,如何着装。梅丽想了下,说:“要不,你早些时间过来接我到你家,我给你收拾收拾。”事情就这么按排下来,我那一周的心情非常好。

  周六一大早,我起床后把一楼的客厅清理好,给几盆有两周没去浇水的吊蓝、芦荟、地红等浇灌了下,感觉这么可爱的小东西也昂气挺胸的样子。简简单单吃了早饭,等着梅丽的电话。直到午后快一点钟了,梅丽的电话才打过来,说了个地方让我去接,我问是不是她家时,她掩饰着叉开话,说快些过来,她会在楼下等我。从车库把车倒出来时,对车座好是一番清理,又拿出后备箱中不怎么用的茉莉花昧的空气清洁剂,之后按着梅丽的所述地址,大约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估摸着离我可能有15 miles的路程。梅丽给我留下那天的印象是穿着一件连衣裙,是青春少女刚及小腿的淡黄色碎花点缀的温馨的服饰。看到我在招手,梅丽走到车门边,甜甜地看着我。不对,这样让人家女孩子自己开门上车不合适,赶快驻车下去绕到右边,很是抱谦着说“多有失态,请多包涵”。梅丽轻轻地坐进去后,一句“thank you ”,把我的顾虑全冲散地空中。

  来到我家后,梅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让我自己先去整理衣物。我让梅丽不要感觉自己是外人,冰箱有饲料,自己也可以泡杯茶,如果是下午吃饭时间,还可以喝些红酒或者葡萄酒。当我从楼上拿着西服下来时,梅丽格格地笑出声来,说“你这是去赶婚礼啊!”,好了,我去看下你都有些什么衣服。放下手里的绿茶,梅丽跟着上楼到了衣橱间,看了看挂着的衣物,对我买衣服的品昧赞了番,后边隐约听着喃喃了句“真是好男人!”。最后,梅丽给我选了件休闲些的半袖米黄色衬衫,陪了条淡乳色西裤。看着衣镜子里的我及旁边的梅丽,油然而生地思量着这是一对夫妻多好!从楼上下来现去上车的过程,感觉隐隐依着我的臂膀,有一丝酸甜的滋昧在心头升起。

  在车上,梅丽非常专注地盯着我,不时地说我的驾驶技术非常棒,要我一定要教她学开车,我的BWM 汽车音响还算说的过去。就问梅丽喜欢什么风格的音乐,其实一个人的音乐欣赏也能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一个人的修养和作风。梅丽说她喜欢听中国的古典民乐,在这种角度来说,说明梅丽是一个保守的女孩子,这一点我非常地高兴。也许梅丽就是我一生的伴侣,所以一定要慎重地考察好这个人。一路上梅丽给我讲了些小时候的事情,我也把小时候有趣的事情也说的天花乱堕,不知在什么气氛下,梅丽依着我的右臂,那种温馨的感觉非常地惬意。我想这样梅丽这样做,是否是为了到了朋友家俩人会感觉更配合些,也没怎么在意,心想着人家在国内有没有朋友?家人是怎么样的情况?后边话都到嘴边了还是咽了回去,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到了梅丽的朋友家,感觉最不舒服的就是梅丽也不介绍我给众位朋友,中间就听到有朋友就问梅丽,“你男朋友在哪做研究?给大家介绍下吧”。我想还是自己来说,结果梅丽把我拉到众人面前,搂着我的腰,我也顺势拢着梅丽的香肩,梅丽告诉她的那们朋友,说:“这是我的男朋友,在los university做干细胞研究,现在是助理研究员。”说完后,看着朋友羡慕的眼神,梅丽甜蜜地呡着嘴唇接受大家的关注,我反到心里咣咣乱跳。还好那天晚上的饭菜还做得不错,我带的从某饭店定做的冷拌酱牛肉,我加些自己烤的无皮花生和半个日本薄皮黄瓜,大家也捧场地说好吃。再后来大家相互都有些交流,我跟梅丽的几个女生朋友说些专业的趣事,有些乐得失态,差些把吃的喷出来。梅丽过来看有什么好笑的事情时,几位都对着梅丽说,“你男朋友很有才华,你真有福。”再后来,可能有些熟悉,主人拿出来些红酒和啤酒,梅丽的女性朋友有家属有些过来提议喝点,我考虑到还要开车,就推脱说不胜酒液,梅丽正好过来,用很亲密的依着我,说:“少喝点,大家高兴聚一起。”最后我喝了一听啤酒,一杯主人珍藏的法国红酒,那时眼里看到的梅丽是非常地娇艳。后来考虑到酒后驾驶不安全,就在主人的建议下,大家玩了会桥牌,还好,正好有一人要用自然体系,跟我交流了下,感觉还能配合上,另两位是固定的伴。差不多玩到快十二点了,大家说酒精可能代谢的可以了,都想早点回家休息,回到客厅看到几个女性家属或朋友有聊天的,有看电视的,还有看主人的旅行日记的。听到要回去休息了,都起来开始整理衣服,并提议有时间相互多联系。梅丽跟我是第二对离开party ,在路上,梅丽依旧依着我睡着了,还是夜间驾驶,我是倍加小心,从六张CD中挑到有张小提琴的“梁祝”,打开后,梅丽在喃喃地说,非常好听,以前在上大学时就经常听梁祝。

  后来,我问梅丽要不要家回家,她没有回答,只是更紧地抱着我右臂,看看这么晚了,说不上我还得送她上楼,最后就开着车直接回到我家,进了车库停好车,我不想打扰梅丽,没有叫她,过了会,梅丽抬起头问几点了,然后说想要去卫生间。于是俩人就离开车库到了客厅,我在客厅沙发上坐着打开电视,梅丽出来后就问“朋友的酒好不好”之类的话,我说我这儿也有些朋友送的好葡萄酒,要是她喜欢,我给她倒杯。梅丽回答的很干脆“好啊”。后来不知聊起了什么伤心事情,梅丽的眼泪掉了下来,我拿着纸巾给梅丽擦眼泪时,顺势搂着梅丽,“梅丽,不哭,以后有什么事情,我尽最大的力量来保护你,你喜欢我怎么叫你小名?”梅丽抬着头说“你叫我丽丽,你是我认识的男生中最会体贴的。”“我可以用我的全心来照顾你嘛?丽丽”我想听到她内心的考虑,也许刚刚在朋友家的优秀表现打动了梅丽,她说,“jack,你假使今天晚上做了什么,我也会一生爱你”。抱着梅丽,在楼上的卧室,梅丽说想要洗澡,但是没有带睡衣,我说,“你可以穿我的,我这儿没有女人的睡衣,你可以把你喜欢的睡衣放在我的衣橱”。梅丽这时轻轻地说了句“今天晚上你和我可以睡一起嘛?”。我伸出手指,指了下她,指了下我,说:“你和我?”。梅丽深情看着我,点了点头。

  听着卫生间里水溅的声音,我思量着这是一步要不要出手的棋。过了会,梅丽要我进去给她搓背,我把睡衣和沐巾放好,进去看到背对着我的梅丽,“快点进来呀,你有别的想法?”梅丽问,“不是,我正想着还要准备什么东西”。伸手摸着梅丽细嫩的后背,“你有些紧张,不会是第一次吧?”梅丽先说了话,“不是,你的皮肤太嫩了,我,我……”有些语不伦次了。梅丽回过头来,“你帮我搓下这儿”,说着,挺了下脖了下的乳房。我说了句“丽丽,你太美了”,然后抱住了梅丽,“讨厌,人家要你搓,你干嘛要抱着,洗完了到床上让你一直抱着,好不好?亲爱的jack”。我帮着梅丽搓了下后背,当用手摸到梅丽的乳头时,感觉非常垫手,透过卫生间的水汽,看到梅丽的乳晕是黑褐的,应该不会是某些色文中所说的熟女有谈红色的。梅丽的乳房象是桃状,乳尖翘着,有种高傲天鹅的神态,与梅丽脸相上给人温顺的感觉载然相反。后面,我用手洗到梅丽的下身,感觉梅丽的毛毛也不多,这时梅丽说“不要性急,jack,今天晚上我是你的女人,到了床上,我们好好做爱”。洗完擦干身上的水,梅丽要我抱着去卧室。在宽大的床上,看着淡黄色灯下的胴体,我要悉数吻遍梅丽的每一雨肌肤。梅丽闭着眼睛,嘴角微微张些,我吻了下,感觉淡淡的。再吻下时,梅丽伸出舌头迎着我的舌头粘起来。我解开梅丽身上的睡衣,身下的梅丽已经谨持不住了,“今晚我的身体都给你,你想怎么做爱都行”。脱下梅丽的睡衣后,整个裸体完全呈现在我的眼里,在这个俩人的世界里,只有俩个都有着要进入对方的欲望,一个是要进入对方的身体,一个是要进入对方的世界。“想要我帮你脱衣服嘛?”梅丽问,我点了点头,梅丽脱衣服的速度慢慢地,等把睡裤抹到裆部以下,我的小弟好象是弹似出来,梅丽看了下,抬头看了下我,继续着把裤子全脱掉。梅丽用手扶着我的小弟,嘴凑上去,含着小弟头吸着,我慢慢躺下来,梅丽爬到我的身上,继续吸着小弟,时而全部含入,时而上下舔着,过了会,梅丽回过头说“jack,你想不想舔下逼?”,“你说什么?什么是B ”。“好了,就是你刚给洗干净的地方”,“逼就是女人让男人插的肉洞,在我们那地方都叫逼。”梅丽温柔地回答。“那我现在能进你的肉洞嘛?”,“今天我的身体都是你的,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现在就来插逼,我想要你的。”想不到梅丽的淫语还是挑起了我的性欲,我坐起来,梅丽看了下我,躺了下去,同时分开两腿,这时比在卫生间看的清楚多了。梅丽的阴毛的确不多,还可以看到阴道外面的肉片,我跪在梅丽的两腿间,用手轻轻掰开外面的肉片,内面在灯下面,亮晶晶的,我有舌头舔了下,淡淡的,没有什么味道,梅丽这时说出来话“jack,上来吧,丽丽想要你的GG,你今天好好日丽丽的逼。”这时确实已经欲火难忍,在我爬上梅丽的身上时,还时梅丽用手牵着GG进到逼里的。梅丽的BB也许跟成熟女人的BB有区别,感觉里面有许多凸粒,每一次的抽动时,都能感觉到梅丽迎合着往上提腰,还不时用手按我的屁部,每次全部GG插进时,梅丽都要深吼下,抽出时,梅丽偶尔会噢嗯下。“哥哥,用力日丽丽的逼,第一次见你时,就想着你会日到我的逼,上帝让你日我的逼,你太能操逼了”。疯狂的梅丽一直躺在床上让我上下抽动,直到说她已经操到满意了,还一定要我把精液射到阴道里,要让她的卵子跟我精子接面,要跟我生孩子。

  过了一周,梅丽就搬到我的家,跟我同居了有三个月,基本上除了生理期外,每周都要跟我做六晚。美其名日说是生理假期。最疯狂的一次生理期非常想要,让我想办法满足下她,于是我建议在卫生间做,还好,血样的东西全比较好冲洗掉。梅丽说那是别样的感受,我只是为了满足她的好奇,还是处于健康考虑,再没有生理期探险。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