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当年的同学会
当年的同学会

当年的同学会

??如果不是她在她表妹的婚礼上喝醉了酒,也许我永远也无法体验到这样的刺激:亲眼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性交。我妻子朱迪喝醉了酒以后,虽然不像有些人那样沉沉地睡去,但也是傻乎乎地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除了不停地傻笑以外,她还会不自觉地按照别人的意志行事。她行为的失控让我有机会看到了我这一生都无法看到淫荡场面。
-  朱迪一般很少喝醉。事实上,在我们9年的婚姻生活中,她只喝醉过一次,不过那次有我陪着她,我不怎么费力就把她带回了家,所以没有出现任何意外的情况。-
  在去参加她表妹康妮婚礼的时候,我根本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将会改变我们生活的事情。大概有100位客人参加了婚礼,其中大多数客人我们都认识,但我们和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好几年没有联系过了。还有一些人是我不认识的,他们大多是朱迪和康妮的中学同学。
-  一个非常有趣的事情是,起码对我来说是非常有趣的,朱迪以前的男朋友也来参见聚会了,这让朱迪有些尴尬,她一直试图躲避他。我觉得有趣并不是因为看到他们在一起,而是看到每次我们即将和那个男人碰面时朱迪尴尬的表情。她的样子就像一个很笨的中学女生,很想跟自己喜欢的男生在一起,却见了面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  似乎我并不是唯一注意到朱迪反常表现的人,因为当我和康妮坐下来聊天的时候,她对我说:「如果你不在这里,真不知道朱迪会怎么做!」-
  我问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她给我讲了她们上学时候的事情。那个男生名叫罗里,和朱迪从六年级到十一年级一直在一起,感情非常好。他们曾经商定,等朱迪十七岁生日时,就把童贞交给罗里,而在这之前,他们只是在一起手淫和口交。他们也曾计划毕业后就结婚,两个人一起幸福地生活。
-  寒假的时候,朱迪的父母带着她去外地探望亲戚,那时距离朱迪十七岁生日还有两周时间。他们本来计划在亲戚那里待七天左右,但发生了一些事情,他们只待了四天就回来了。到家后,朱迪给罗里打电话,想告诉他她已经回来了。但罗里不在家,是他妈妈接的电话,她告诉朱迪说罗里和朋友出去玩儿了。
-  放下电话,朱迪就去她和罗里常去玩的公园找他,在那里她看到罗里和他们的同学玛丽·安·米勒搂在一起亲吻。朱迪非常生气,她转身跑回家,再也不想见罗里了。-
  「他肯定要想办法跟她重归于好,是吗?」
-  我问道。-
  康妮大笑起来,说道:「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如果你不在的话,不知道朱迪会怎么做』的原因啊。」
-  在了解到这些情况以后,我也很想知道朱迪会怎么处理和那个男人的问题。
-  大概我的表情透露了我的想法,康妮问我道:「你是不是想看看他们到底怎么样单独相处?」-
  我笑了笑,说道:「我只是有点好奇而已。」
-  康妮盯着我,考虑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在这儿等会儿,我得去把我的包取来。」
-  几分钟以后,她回来了,要我跟她走。
-  接待参加婚礼来宾的地方是一个叫艾尔客斯俱乐部的酒店,康妮就在这里工作。她把我带到楼上的一间办公室里,那间办公室的三面墙都是大玻璃,可以看到楼下大厅的每个角落。
-  康妮依次指着大玻璃给我介绍说:「你看,透过这面玻璃可以看到大厅,从那面玻璃那儿可以看到天井那里,而另一面玻璃那边就是停车场了。如果你坐在这里而不打开灯的话,你可以看到下面和周围所有的事情,别人是看不到你的。现在,你待在这里,我下去告诉朱迪,就说我让你帮我去买一些冰块儿,或者威士忌,或者别的什么东西,但你必须把你所看到的情况都告诉我,好吗?」-
  我答应了康妮的要求,目送着她下楼重新回到宾客当中去了。我走到对着大厅的那面玻璃跟前,发现如果人们不是紧贴着墙站在这面玻璃下面,那么所有人的活动我都会一目了然。我看到康妮走到朱迪身边跟她说了几句,然后就被她的新郎拥抱着去舞池跳舞去了。-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朱迪只是坐在我们的座位那里喝着伏特加酒,和周围的来宾随意地交谈着。她也和新郎跳了几曲舞,然后和新郎新娘一起坐在我们的座位那里聊天。-
  过了大约45分钟,我看到罗里慢慢地踱步到我们座位那里。朱迪看到他朝自己这边走过来,就把脸扭到另外的方向,尽量不和他面对面。罗里走到我们的座位跟前,而朱迪仍然在装做没看到他。罗里不停地跟她说着什么,最终让朱迪转过了身面对着他,然后站起身,跟他一起走进了舞池,拥抱着跳起舞来。他们一直跳着,一共跳了三曲,在着期间,罗里一直在和朱迪说话,她也不断地回应着他。-
  在乐队休息的时候,朱迪跟着罗里离开了大厅,来到了天井里。我也跟着他们转到另一面玻璃面前,继续偷偷观察着他们。他们两个人在天井里的一张长条石凳上坐了下来,继续说着什么。大约5分钟以后,他们站起来转到一片灌木丛后面,这样大厅里的人们就不可能看到他们了,但是我依然能看得很清楚。-
  在灌木丛后面,朱迪和罗里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张着嘴热切地亲吻起来。不一会儿,罗里的手就抚摩到了朱迪的乳房上。
-  这时,我听到开门的声音,转头一看,是康妮和她新丈夫约翰走了进来,他们都是第二次结婚了。「我看到他们离开了大厅,你在这里能看到什么吗?」-
  康妮对我说道。
-  他们走到玻璃跟前的时候,正好看到罗里掏出他坚硬的阴茎,拉着朱迪的手让她握住。朱迪甩开了手,但罗里再次抓住她的手按在自己的阴茎上,这次朱迪没有再甩开。他们又亲吻到一起,罗里趁机将朱迪的上衣解开,又揭开了她的乳罩,抓着她赤裸的乳房使劲搓揉着。这时,我看到朱迪的手也开始缓慢地套动起罗里的阴茎。
-  康妮扭过头问我道:「你怎么不去阻止他们?难道就让他们继续下去吗?」
-  「我怎么去阻止他们?」
-  我反问道,「你不记得了吗?你不是说我去别处帮你买东西去了吗?即使我现在刚刚回来,我也不可能知道他们离开大厅躲到了那灌木丛后面不是吗?我怎么会知道他们在那里?」-
  康妮转向她丈夫约翰,说道:「那你下楼去,告诉他们你看到他们离开大厅了。再告诉他们,朱迪的丈夫拉尔夫已经回来了,正在到处找朱迪呢。」
-  约翰走了,康妮站在我身边,透过大玻璃继续观察着灌木丛后面的动静。这时,罗里把双手放在朱迪的肩膀上,向下按着示意她跪下。很明显,朱迪并没有抗拒的意思,她跪下后,就俯身过去,张嘴含住了罗里的阴茎。-
  「如果我们不来帮你,你就没办法去阻止他们,是吗?」
-  康妮看着灌木丛后面的场景问我。
-  我没吭声。-
  「哦,你看着那场景竟然兴奋了啊!」
-  康妮小声叫着。
-  她低头看着我的下身,看到我裤子前端被顶起的大包,又叫了起来:「噢,我的宝贝,你真的兴奋了耶!是被他们偷情的行为刺激的吧?好啊,好啊,让我来检查一下。」
-  说着,她蹲在我面前,拉开我裤子的拉链,掏出了我已经勃起的阴茎。-
  我非常惊讶她的举动,但我站在那里没动。她张开嘴含住我的阴茎,然后就开始为我口交起来。三分钟后,我感觉自己就要射了,就想把她推开,但她坚持着继续使劲吸吮我,让我射进了她的嘴里。-
  她吞下精液,又帮我把阴茎舔干净收进裤子里,然后抬头看着我尴尬而又惊异的表情说道:「喂,这可是我的新婚之夜,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再说了,既然朱迪那样做了,我们这样做也算公平。你应该认识到,现在朱迪和罗里又走到一起了,他们肯定很快就会做爱的,那只是个时间问题。你能应付这样的情况吗?你打算跟朱迪离婚吗?」-
  这时,我看到约翰已经走到天井里,他大声叫着罗里和朱迪的名字。我转头对康妮说:「不,我不想离婚。我想我能应付的,相信我。」-
  康妮站起来亲吻着我,说道:「那好吧,我的宝贝。你的鸡巴真不错,你可以随时来找康妮做爱,甚至和朱迪一起来也没问题。」-
  看我傻傻地看着她,康妮笑着说道:「我和约翰都喜欢开放的婚姻生活,我们可以做各自喜欢的任何事情,只要不刻意隐瞒对方,告诉对方做过什么或者正在做什么就好了。」-
  当我们再回头朝灌木丛那边看的时候,朱迪和罗里正慌慌张张整理衣服。我想,大概是约翰的呼叫打断了他们的好事,也不知道罗里是否已经在我妻子嘴里射了精。-
  「你最好也赶快下楼去,装作正在寻找你妻子的样子。」-
  康妮催促我说道。-
  我刚刚在我们的座位那里坐好,朱迪和罗里就走进了大厅。朱迪把罗里介绍给我,说他们是高中时候的同学,已经好多年没有见过面了。我请罗里跟我们坐在一起,这样他和朱迪可以继续叙旧。
-  朱迪和罗里在我对面坐下,不一会儿我就注意到,朱迪总是时不时地抽搐一下,而每当朱迪抽搐的时候,罗里的手总是在桌子底下。趁他们不注意,我故意将餐巾碰掉在地上,然后假装弯腰去拣,迅速地从桌子下面朝对面看了一眼。我看到朱迪的两腿大大地分开,罗里的手指插在她的阴道里。看来,康妮说的对,他们真正性交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  可以肯定地说,朱迪这么做还是有些负罪感的,所以她拼命喝酒来缓解心中的压力。虽然在她跪在罗里面前为他口交的时候朱迪并没有醉,但回到我们座位以后不久她很快就醉了。坐在他们对面,看着他们悄悄地做着小动作,我脑子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为什么要等着他们自己以后找机会背着我做爱呢?为什么不现在就想办法促成他们在我面前做爱呢?-
  想到这里,我起身去吧台给我们三人又要了些喝的,给朱迪的是烈性酒,给罗里的是低度酒,给我自己的是汽水。时间不长,朱迪就已经醉得稀哩糊涂了。-
  「嗯,看看,我们的聚会小女孩已经不能再喝了。我想我们该回家了。能请你帮个忙吗?」
-  我问罗里道,「朱迪喝多了,你能帮我把她弄到汽车里去吗?」
-  「当然,很高兴帮你这个忙。」-
  罗里回答道。
-  我和罗里一左一右架着朱迪走出酒店,费了很大劲才把她塞到汽车后座上,然后,我对罗里说道:「看来等回到家,我一个人也很难把她弄到屋子里去。你看,我觉得再对你提出要求实在有点过分,但是我一个人的确弄不动她。这样好不好,你先跟我一起回到我家,帮我把她弄到屋子里,弄到床上去,然后我再把你送回到这里,你看怎么样啊?」-
  「好吧,没关系的,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我的老朋友嘛。」-
  罗里说道。
-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这样吧,你坐到后座上去,还得麻烦你扶着她一点,不然一会儿车开了以后,在拐弯或者刹车时她的头可能会被碰到。」-
  我又对罗里说道。
-  罗里高兴地坐到了汽车后座上,可能他心里早就想坐在后面,那样可以继续抚摩玩弄他老同学的身体。我坐进驾驶位,调整了一下后视镜,这样我就可以一边开车一边观察后座的情况了。就在我准备启动汽车的时候,我看到康妮匆匆跑出了酒店,朝我这边挥着手。我拉了手刹,下了车,朝她走过去。-
  「你看,你把朱迪的包落在酒店了。」-
  康妮说着,一边把朱迪的包递给我,一边用眼睛示意着车里的罗里问道:「你想干什么?」
-  她很想知道我带罗里回家干吗。
-  「与其等着他们私下里约会,还不如我今晚就把他们带回家,立刻解决了这个问题。」
-  康妮听我这么说,笑着问道:「你是不是想偷窥?」-
  我点点头,她又笑着说道:「我也很想跟你一起回家看看,可是我不可能离开这里。我真想亲眼看看那种场景。求求你,完事后你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好吗?」
-  说着,她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写在一张卡片上递到我手里。-
  「好的,没问题。再见吧!」-
  跟她告别后,我开车回了家。
-  汽车刚刚走过两个街区,罗里就把他的阴茎掏了出来,放在朱迪的手里。他将斜靠在他身上的朱迪紧紧地搂在怀里,一只手伸到她的裙子里面,很显然他在指奸着我妻子。朱迪迷迷糊糊地傻笑着,握着罗里阴茎的手不由自主地上下套动着。我不能确定她是否知道她正在做什么,也不能确定她是否知道她手里握着的阴茎是属于谁的,我能确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亲眼看着她纤细白皙的小手上下套动着罗里坚硬粗大阴茎的场面让我非常兴奋,我的阴茎肿胀得比铁棒还要硬。
-  在还有几分钟路程就要到家的时候,我没有回头对后面的两个人说道:「我们就快要到家了,再过一个街区就到了。」
-  罗里听我这么说,立刻把手从朱迪的裙子里退了出来,再推开朱迪握着他阴茎的手,把自己的家伙塞回到裤子里,拉好拉链。朱迪仍然想去抓罗里的阴茎,但被他推开了。-
  车拐到我家门口,我对罗里说道:「稍等,我先去把门打开,然后我们直接把她扶到楼上卧室里去。」
-  我想给他一点时间,让他确定自己的拉链是否已经拉好。-
  我们把朱迪放到床上以后,我告诉罗里等我一分钟,让我把朱迪安顿好以后就送他回去。看着罗里离开卧室下了楼,我就将朱迪的衣服扒了个精光,让她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朱迪傻笑着,喃喃着问我要干吗,我对她说:「小乖乖,我想好好肏你一顿,等一会儿就叫你尝尝今晚最厉害的鸡巴。」-
  朱迪咯咯笑着,喃喃着说了什么,意思好象是说:「好啊,好啊。」
-  「那就把你的两腿分开,做好被肏的准备吧!」-
  我对她说道。-
  来到楼下的客厅,我对罗里说朱迪让他上去,想跟他说几句话,然后目送着他上了楼。我在楼下等了十来分钟,然后悄悄地走上楼梯。在楼上的卧室里,罗里也已经脱光了衣服,他把朱迪的两条腿架在肩膀上使劲地肏着她,房间里只有「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音和「哦哦哦」的朱迪呻吟声。我走到床边,看着他们忘情做爱的样子,感觉非常兴奋。
-  过了一会儿,罗里叫了起来:「哦,上帝啊,我不行了,我要射了!」
-  他转头看着我,问道,「她采取避孕措施了吗?」
-  我不知道朱迪今晚是否吃过避孕药,也不知道她是否在阴道里塞了避孕栓,但我已经不在乎这些了,我兴奋地大声对罗里说道:「没问题,你只管射吧,都射给她吧。」
-  罗里听我这么说,又快速抽动了几下,就把精液射进了朱迪的身体里。当他把疲软的阴茎抽出来的时候,我对他说道:「我知道你们在中学的时候就是情人关系,你们分手前她曾经多次为你口交手淫,现在她的口交技术更加纯熟了,你看看你能不能让她再为你口交一次。」
-  罗里看着我,表情非常困惑,似乎觉得我是个让人无法理解的外星人。我笑着对他说道:「我看到你们俩刚才在灌木丛后面干的事情了。当我看到她跪下吸吮你的阴茎后,就知道你们肯定会做爱的。我觉得与其让你们背着我偷情,还不如当着我的面做爱的好。」-
  罗里看着我,笑着说道:「你可真够爷们儿的,不过想法也太疯狂了!」
-  说着,他把疲软的阴茎放在朱迪的唇边。朱迪睁开眼睛看了看他,说道:「你不是我老公啊。」-
  但她仍然张开嘴,将罗里的阴茎含进去,开始吸吮起来。-
  我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拨了康妮的手机号码。震铃只响了两声康妮就接起了电话,急切地问道:「他们做爱了吗?」-
  「正在做啊。」-
  我回答。-
  「怎么做的?」
-  「他刚肏了她,现在她正在给他口交。」-
  「明天再打电话给我,我要知道所有细节。」-
  罗里又肏了朱迪三次,而我一直坐在旁边,一边看着自己的妻子被别人肏,一边使劲套动着自己坚硬的鸡巴。-
  尽管朱迪一直在说「你不是我老公,你不是我老公」,但她却一次次晃动着身体回应着罗里对她的奸淫。
-  等罗里第三次把精液射进朱迪的身体,然后疲惫从她的身体里退出后,我立刻脱光自己的衣服,趴在朱迪的两腿之间,把肿胀了一晚上的阴茎狠狠地插进她充满罗里精液的骚屄里,然后就使劲抽插起来。
-  朱迪抬头看着我,咯咯笑着说道:「你是我老公,你是我老公。」
-  在她咯咯的笑声中,我很快就射了。从朱迪身上爬起来,我看到罗里正在穿衣服,就问道:「你要去哪里啊?」-
  「你不打算把我送回酒店了吗?」
-  我笑着对他说道:「送是肯定要送的,但不是现在。现在我要你跟朱迪睡在一起,我要看看等明天早上她清醒过来,看到你跟她睡在一起会是什么反应。好了,你们睡吧,明天见!」-
  说完,我就离开了卧室。
-  就在我走下楼梯,准备去客卧睡觉的时候,听到从楼上卧室里再次传出朱迪「你不是我老公」和肉体碰撞的「啪啪」声音,我想,朱迪整个夜晚都无法入睡了,罗里不会白白浪费这个晚上的,他肯定会肏个通宵。
-  啊哈,明天在我们的房子里也许会发生更有趣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