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与母亲游俄罗斯
与母亲游俄罗斯

与母亲游俄罗斯

休息了一会儿,我直接将母亲面对面的抱起,将她双腿搭在我的胳膊上,这
-样,她就如同树袋熊爬在树上般,爬在我身上,和我结为一个整体了。
-  将母亲抱回到我们的房间,也就是当初她和父亲的卧房,将母亲放到床上, -
我才抽出自己的分身,松了一口气。
-  看着满脸疲劳但却也带着满足微笑的母亲,我虽然想再次一亲芳泽,却也不 -
忍心。忽然,我想到了母亲说的话,她说要和我进教堂宣誓,这个好办,找个没
-人认识的地方就好了。可她说要给我生下孩子,还要正式结婚,这可就难了。别 -
的事情我不知道,但母子不可能结婚这我还是知道的。看过那么多乱伦的书,好 -
像还没有哪国的法律可以让母子通婚,母亲嫁给儿子的。至于孩子,如果都不能
-结婚,那么孩子也就不好办了,要是医生告诉警察怎么办?
-  「算了!」我摇了摇头,使自己大脑清理一下,如此让自己头大的问题还是 -
不用想了,刚才和母亲厮杀得大汗淋漓,母亲太累了而可以睡过去,我可是清醒 -
得很,现在浑身黏糊糊的很不舒服,还是去洗个澡吧! -
  没有去安装了探头的浴室,我直接进到主卧室里卫生间的浴室,打开水龙头, -
开始给浴盆放水。自从父亲和母亲离婚后,我们便将屋子从新做了规划,主要特 -
点就是将浴室扩建,而由于我的卧室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便将它改成了真正意
-义上的,我和母亲的娱乐房! -
  而主卧室里这个洗浴间,为了可以和母亲洗鸳鸯浴,我们特意订购了专门制 -
作的冲浪浴缸,非常的宽大舒适,这样,我和母亲就又多了一个淫乐的场所!
-  不一会儿,水放好了,我试了试水温,便躺了进去,闭上眼睛,好好享受起
-这宁静的温馨来!
-  也许是有些累了,也许是水的放松作用,不一会儿,我竟然睡着了,躺在浴 -
缸里悠闲的睡了过去。
-  我做了个梦,非常非常美的梦。我梦见,母亲真的穿上婚纱,挎着我的胳膊,
-与我一同走进了教堂,而神甫则庄严的为我们主持婚礼!
-  前来道贺的人很多,而坐在最前面的一个人最使我吃惊,竟然是父亲!
-  「儿子,恭喜你,恭喜你们!」父亲满脸微笑的祝福着我和母亲,我激动得
-说不出话来,而母亲也是眼含热泪的说:「哦,太好了,你知道吗?我非常期待
-你的祝福的!」说完,他们激动地搂抱在了一起,母亲还主动的吻了父亲!我没 -
有嫉妒,因为我知道他们这纯粹是礼节性的,没有男女之情。 -
  不过,突然我发现四周环境有些不对了,本来阳光明媚的教堂里竟然变得阴 -
霾起来,周围那些前来祝贺的人也都不见了踪影,倒是父亲还在,只是他的脸变 -
得阴鸷异常,让人看着心惊胆战!母亲已经是花容失色,她如同一只无助的小羊
-羔般被父亲提在手里,不住的朝我喊叫救命! -
  我心里很害怕,但眼看着心爱的母亲在父亲手里,我还是壮起胆,大声冲父 -
亲喊道:「放开母亲,不要碰我的女人!」「你的女人?」父亲狞笑着,问我: -
「要不是我把她买下来她这时八成早就是个站在街头凭栏卖笑的婊子了,还能过
-着无忧无虑的太太的日子?要不是我,连你这个小畜生都没法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我辛苦赚钱养活你们,你们竟然给我戴绿帽子,今天岂能饶你们?」说完,他又
-仰头大笑起来,笑得那么高兴,但在我眼里是那么恐怖!母亲在她手里无助的挣 -
扎,而我尽管想冲上去,不顾一切的救下母亲,但不知怎么地,我就是无法冲到 -
父亲跟前,我急的满头大汗,却是毫无办法。
-  「放开她,放开我的女人!」我声嘶力竭的朝父亲大喊,但无济于事,我怒 -
吼着挥舞着拳头,他却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只是仰天长笑。 -
  就在我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时,父亲有了新的动作!他一手抓住母亲胸口, -
另一支手随便的一挥,母亲的衣裙如摧枯拉朽般的被撕碎了,碎片就像是蝴蝶一 -
样漫天飞舞,而母亲那洁白健美丰满的美艳胴体也随之暴露在空气中!
-  「放开她!你敢动她我杀了你!!!!」我完全爆发了!眼看着父亲的手在 -
母亲的豪乳上摸索,我真是恨得牙床子都要出血来了,但我只有无力的嘶叫着威 -
胁着父亲! -
  但任凭我叫破了喉咙,嚷哑了嗓子,我还是毫无办法! -
  眼看着他对母亲的动作越来越放肆,我更加的心急如焚,在毫无办法的情况
-下,我竟然急的流下了无奈的泪水!「放开,你放手,这是我的女人!」我无力 -
的嘶吼,但也仅此而已。 -
  忽然,我感到自己身体发生了变化,我的下身肉棒突然感到无限温暖,一股 -
湿热的感觉一下子窜上我的心头。我猛地睁开眼睛,这才知道自己做了个噩梦,
-可下面肉棒的感觉是实实在在的,我低头一看,却是一个硕大浑圆的大屁股摆在
-了我的面前! -
  虽然没有看见脸,但我对这个大屁股简直是太熟悉了,因为它不是别人的, -
而正是我美艳风骚,成熟动人的母亲的大屁股! -
  原来母亲正倒着趴在我身上给我做口舌服务呢!我顾不上什么刚才的噩梦了, -
双手一下子抱住母亲的大屁股,情不自禁向着那肉穴亲了上去。
-  「喔……嗯……」母亲含混的哼哼两声,显然她并不反感我去亲她的肉穴,
-因为当她明白我的意图后,将大屁股向下挪了挪,蜜穴正好对准了我的脸,我可 -
以毫不费力的亲到她那腥腥的,还有些骚味的肉穴。虽然母亲也在水里泡过一会
-儿了,但也许是因为她位置靠上,没有能全部沁到水里也许是因为我们交合时产
-生的淫液浪水太浓稠了,总之,蜜穴口上竟然还有不少干结了的不知是精液还是 -
淫液的东西。 -
  我用舌尖一舔,咸咸的,味道很重! -
  但我不会过多注意这些,因为我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母亲那肥美的肉穴!
-我舌头滑入了那湿滑的阴道,仔细用心的品尝着那腥臊而刺激的味道!母亲淫液
-如黄河泛滥般的,汹涌着从蜜穴里流了出来,我没想的母亲的淫液喷射得这么有
-力,竟然没有躲开,被淋了一脸!
-  我有些不满的拍了母亲大屁股一下,母亲主动的晃了晃丰臀,似乎是在道歉, -
而她嘴上是丝毫没有闲着,越发认真的吞吐着我的肉棒,大有非要将我的精华榨 -
出来不罢休的架势!
-  我们就这样相互为对方服务着,品尝着这刺激的快感,渐渐地,我感到我的
-丹田内的热气越聚越多,渐渐地有要爆发的欲望了。而母亲显然也是在咬牙坚持,
-她的蜜穴已经开始了阵阵收缩,每当我舌尖舔到她那充血红肿的阴唇时,她都会
-不由自主的一个哆嗦!而且,她的蜜汁也越分泌越多,看来母亲的身体已经完全
-恢复过来而且做好迎接我最后一击的准备了! -
  还等什么?我立刻行动!
-  我稍微用力的一拍母亲大屁股,母亲立刻明白,她自觉的翻过身,躺在浴缸 -
里,双腿努力的分开将那个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时经历的大门呈现在我的面前,这 -
充分表明她在等待我的光临了!
-  跪倒在母亲双腿之间,我一手扶住母亲那随着水波微微晃动的腰肢,一手则
-握住自己那条已经膨胀得无以复加,不住的跳跃的大肉棒,将紫红坚硬如石头似 -
的大龟头抵在了母亲的穴口上!「妈妈,我来了!」象征性的通知母亲,这完全
-是为了表示对母亲的尊重!因为,对于我的肉棒,母亲也是早已熟悉的无法再熟
-悉了,她自然我每个动作都意味着什么! -
  「来吧宝贝儿!快回家来吧!」母亲甜美的声音召唤我,是那么的圣洁纯情, -
丝毫不见淫亵。我不会违背母亲的意愿,而面对如此风骚性感美艳的母亲的邀请,
-哪个儿子又会拒绝呢?一切用行动来表示,我向前一刺,肉棒挤开母亲那被我干
-了不知多少次,却还紧密如初次的被大小阴唇保护的肉穴口,义无反顾的冲入到 -
母亲湿热滚烫的阴道里去! -
  「哦……好……太好了宝贝儿,亲爱的,我爱死你了……」母亲双腿收拢盘 -
在了我的腰间,将我一下子拉得离她身体更近了!
-  「嘿……」我不自禁的一声低吼,坚挺硕大的分身死硬的插入到母亲蜜穴最
-深处,突破了花芯的阻挡,径直进入到母亲的子宫里。这是我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
如今我要在这里辛勤耕耘,让母亲和我一同进入天堂,并且,还要在这里播撒下
-生命在种子,让他们在这肥沃的事宜生命生长的土壤里茁壮成长!
-  于是,我嘿呦呼呦的大干特干起来,母亲也开始发出低低的呻吟声来配合我
-的动作,而且,随着我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猛,母亲的呻吟声也是越来越大越来
-越疯狂,似乎生怕没人听到而不知道我们母子正在做这乱伦通奸,违背世俗礼法 -
的丑事似的! -
  由于我和母亲交合的位置是在水里,所以,我的每次抽插都会将温热的洗澡 -
水吸入母亲阴道,又再挤压出来,这无形中更加加强了母亲阴道内肌肉的敏感度,
-很快她就再次高潮迭起了! -
  「啊……呀……好……亲爱的。呀……肏妈的儿子真棒,啊……」母亲毫不
-顾忌廉耻,她放荡形骸的浪叫着。
-  「妈妈,怎么样……我肏得你舒服吗?嗯?说!说呀!」我用力的冲刺了两
-下,母亲被肏得一个哆嗦。「噢……好。太好了,亲儿子丈夫,太好了。你肏得
-妈妈太舒服了!」母亲一边说着,一边不住的向上挺起大屁股,将阴户抬得离我
-更近些,以方便我的肏弄!也是有水的浮力作用,所以,相对于在别处做爱时,
-母亲在水里显然抬起大屁股要省力的多了。
-  我拍了拍她那越发显得雪白肥大的大屁股,淫笑着说:「妈妈,你感觉到没 -
有,最近你的大屁股又大了不少似的!」 -
  本来我以为只是自己的错觉,但没想到母亲竟然说:「是的,我也感觉到了!」 -
她乘着我暂停攻击的空挡调整了一下呼吸,说:「那天我自己用尺子量过,是大 -
了不少,以前是三八的,现在已经是四二了!」天呀,真是意外!我有些自豪的 -
问:「妈妈,那你的屁股变得如此更加性感,是不是儿子我的功劳呢?」说着,
-我故意使坏,将插在母亲阴道里,龟头还卡在母亲子宫中的肉棒碾动了几下,母 -
亲立时「哎呦,哎呦,」的呼叫了几声,说:「讨厌的坏儿子,当然是你了!你 -
每次肏的时候都那么用力,当然将胯骨撑得更开了!哦……讨厌,你还使坏!」
-  看着母亲娇羞如小女生的样子,我心里为之一动!
-  「讨厌?妈妈不喜欢我肏你吗?」我有些无辜的说,「那好吧,那我就不肏 -
了,要听妈妈的话嘛……」说着,我作势将粗长的肉棒往外抽,母亲却是吓得有 -
些慌了! -
  「哦不,宝贝儿!」她连忙又收紧缠在我腰间的双腿,同时耸动下面穴里嫩 -
肉,说:「不要逗妈妈了,快来吧!妈妈说错了话,快用你的大鸡巴狠狠的肏妈
-妈惩罚妈妈吧!」同时,她不住的摆动和大屁股有些反差过大的纤细腰肢,大屁
-股一个劲的扭动,摩擦我的大肉棒!
-  其实我本来就是在逗她,这么美艳风骚的熟妇,还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哪个
-男人会放过呢? -
  于是,我装作有些勉强的,深吸一口气,将肉棒向外抽出了一些,然后,在 -
母亲诧异的看着我,以为我真的不想干她时,突然一狞笑,便猛地将肉棒一下子 -
整根突入到母亲的阴道里!
-  「哦……好……顶穿了……」母亲淫荡的叫着,大屁股如抽筋般的一阵哆嗦。
-  我不在废话,抱住母亲的大屁股就是一阵疾风暴雨般的进攻,将肉棒如捣蒜
-般的在那温暖湿热,紧密舒适的阴道里一阵捣动。坚硬如铁的大龟头如重机枪般 -
的击打在母亲的子宫里,柔嫩的子宫被我如此粗暴的摧残很快,就有了反应!
-  母亲感到自己子宫内一阵火热,接着,整个人也如掉进火炉一般,而我则分 -
明看到她双颊绯红,而且即便是在水里,我也可以感到她身体越来越热了!看来 -
母亲要高潮了,而且应当是最高潮,她子宫开始了阵阵收缩,而且越来越强烈,
-收缩的力道也越来越大,大有非要将我侵入她禁区的肉棒吸住,逼着吐出我全部 -
子孙精才成似的!
-  果然,一股股的淫液不住的从母亲体内涌出,冲击着我那还在努力厮杀的大 -
肉棒!母亲此时已经渐渐进入了癫狂状态,她的大屁股不顾一切悍不畏死的向上
-舞动翻飞,一下下的迎击着我的肉棒,嘴里胡言乱语的叫床,已经分辨不出叫得
-是什么了!
-  「啊……肏死了,又肏死了……啊……亲儿子,亲丈夫……呀……肏穿了…
-…」母亲的叫声已经变得如同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一样,嘶哑而含混,虽然听不
-清说得是什么,可却有强烈的催情之效,让我更加血脉奋张,下面大肉棒更加如
-上紧了发条般,忘我的在母亲阴道里耕耘工作,我要带母亲到天堂去了! -
  随着母亲子宫一阵紧似一阵的收缩,我也感到自己腰眼有些发酸,尾椎骨有 -
些发麻,我也要来了! -
  「妈妈……快,我也快了!」我努力的告诉母亲自己的情况,而母亲显然也
-从我那条在她体内正在急速膨胀变大的肉棒的变化中,也体会到了我的状况,她 -
那本来已经有些疲累而迟缓下来的大屁股再次有力的飞舞起来,只不过多少有些
-显得是在垂死挣扎,不复刚才的锐气了! -
  我将一个搓澡时坐着用的木凳垫在了母亲大屁股下面,双手在控制了母亲的 -
纤腰后,发狂似的,将肉棒死硬的肏入母亲的阴道里,面对如此残酷的打击,本
-来就是强弩之末的母亲顿时兵败如山倒,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
  「啊……啊……啊……真的肏死了……呀……」她声嘶力竭的一声大叫,接 -
着,整个人一个紧缩,四肢收拢的缠在我身上。阴道里如同地震了似的,剧烈收 -
缩振颤,子宫更是将我肉棒一阵研磨挤压,终于,我也到了最后关口,一阵猛肏
-后,将肉棒死硬的肏入母亲阴道中,大龟头更是直接插入到母亲子宫里! -
  粗长的肉棒如肉质加农炮,怒吼着,将我那浓热浑浊的精液,一发一发的打 -
入母亲子宫里,将我生命的种子播撒在那适合生命孕育生长的,曾经孕育了我自
-己的土壤里!
-  只是我射出的太多了,以至于连母亲这么肥沃事宜的耕作的土壤也无法全部
-吸收,不少精液竟然顺着我肉棒倒向流淌,要冲出子宫去。幸好我的肉棒和母亲
-子宫配合的天衣无缝,母亲子宫口正好将我肉棒棒身紧紧的箍住,严丝合缝的, -
让精子逃出去的希望化作乌有了。 -
  窗外还是黑漆漆的,静静的夜里,我和母亲下体结合在一起,一动不动的待 -
着,仔细品味着这疲劳的快感!我甚至在想,如果就这样,我和母亲一起到了世
-界尽头又怎么样呢?那也无所谓嘛! -
  当我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半夜了,母亲还在躺在我怀抱里,甜美的睡着。她太
-累了,想到每次都把母亲肏得筋疲力尽才罢休,我心里既歉疚又无奈!我不希望 -
母亲受到任何伤害,但我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欲火,尽管母亲每次被我奸淫的
-欲仙欲死,直到昏死过去后,醒来时都表现的无限满足,但我真的有些不忍心。
-  想到这些无法解决的事情,我也懒得想了,起身抱起还睡得很沉的母亲,出
-了浴缸,回到卧室里。把母亲放到了床上,我给母亲盖好被子,自己也躺倒她身
-旁,虽然没有困意,但还是很享受看她如爱神般可爱的睡姿,至少在我心里,母 -
亲就是我的爱神美神!
-  不时的抚慰一下母亲可爱的脸庞,真的感到很温馨。
-  不一会儿我又有些发困了,还是睡一觉吧!我心里想着,可正要躺下时,母
-亲却醒来了。 -
  「哦……亲爱的,你已经醒了?」母亲睡眼朦胧的看着我说,「嗯,看来我
-问得有些好笑!」看到自己是躺在床上,母亲自我解嘲似的说。 -
  我微笑着看着母亲,说真的,这时候我感觉自己幸福极了。而母亲也注意到
-了我深情的眼神,她笑着对我说道:「怎么了?我的坏儿子?有什么好笑的事情 -
让你发现了?」摸了摸母亲可爱又有些俏皮的脸,「没什么好笑的事情,我只是
-感觉自己真的很幸福!」我说得很认真,没有一丝的猥亵的意思。
-  母亲也是甜蜜的一笑,说道:「嗯,不错,我也是!」接着,她话题一转,
-问我说:「记得你在浴室里睡着时,好像是做梦了,好像是在和谁争吵似的,是 -
吗?」
-  我不想隐瞒,因为我觉得也没必要隐瞒什么,所以,我就实话实说的跟母亲 -
讲起我在睡梦里见到的情景,讲述那有些离奇,但却是比较符合常理的事情。要 -
说父亲会祝福我和母亲我是不相信的,我抢了父亲的女人,让他戴绿帽子,而且,
-最关键的是,我是他亲生儿子!自己的亲生儿子和自己老婆,也就是自己儿子的
-母亲通奸乱伦,而他还在辛苦工作来养活我们,让我们过着衣食无忧,还很富裕
-的生活,他不抓狂才怪呢!
-  听完我的讲述后,母亲先是沉默了一会儿,低头沉思着,不看我一眼。半天
-她才在我焦急的等待中抬起头,对我迷人而且有些神秘的一笑,说:「好了宝贝 -
儿,你知道的,梦就是梦,他代表不了什么的,是吗?」我点点头,我很认可母 -
亲的话,但我还是表达自己的理解说:「但是,妈妈,您知道,父亲如果知道我
-们这样是不会原谅我们的,虽然你们离婚了,但我怕他会把我们的事情告诉警察 -
的。」
-  母亲用有些诧异的眼神看着我,让我有些心里发毛,难道自己说错什么了? -
还是自己有什么问题让母亲诧异?母亲没有卖关子,她直接问我说:「哦亲爱的,
-如果他告诉警察我们的事情怎么样?你不害怕吗?你害怕些什么呢?」
-  「如果他告诉警察,那……那……我们就会被抓的,我知道法律是不允许我
-娶妈妈的!」我说话时认真的样子,让母亲觉得有些有趣,她轻轻一笑,说:
-「哦,好了,宝贝儿,你知道,你父亲是很要面子的人,所以,他不会那么做的! -
他不会让人知道他戴了绿帽子,更不会让人知道他的儿子和老婆一起给他戴的绿
-帽子!」听母亲这么说,我心里踏实了下来。但母亲接下来的话又有些让我紧张, -
她说!
-  「不过,你也别妄想你父亲会认可我们这样,更别奢望会祝福我们知道吗?」
-母亲进一步说着:「男人都是要面子的,你父亲之所以在离婚时主动给我这些财
-产是因为他觉得他背叛了我,而心里对我有愧疚。但如果他知道我们的事情,那 -
他一定不会原谅我们,而且也许还会做出些出格的甚至是丧失理智的事情来!」 -
  母亲看了看我有些着急的样子,她「扑哧」一下子笑出声来!「别急,亲爱
-的,」母亲对我说道:「其实,如果你能够不是你,那么这些问题也就不存在了, -
对吗?」看我一头雾水,母亲解释给我说:「我是说,如果你能够换一个身份, -
那么你就不再是我的儿子,而那样,我们不是母子关系的话,我们在一起也就合
-法了对吗?」
-  「真的?妈妈,我可以换个身份,我们就能自由的在一起,我就可以娶你了 -
吗?」我最关心的就是这个了,所以,我急切的看着母亲,生怕她说出让我失望
-的答案来,尽管我知道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还是有些担心。而母亲也没有让 -
我失望,她很认真的对我说:「是的,本来我想在过一阵子再告诉你,因为我不
-希望影响你的学业,但……」她看我这么认真的听她说话,就像是在聆听圣旨似 -
的,她又忍不住笑了出来,说:「但我看你现在的样子,知道要是不把这个问题 -
解决,你是不会静下心来做别的事情的,而你的梦也说明了这一点。」
-  母亲竟然说到了我的梦,我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她,母亲也适时的给我做了
-解释!
-  「你说开始时,我们在教堂婚礼,你父亲去祝贺,当时你觉得四周充满了阳
-光,那这就说明你心里十分企盼你父亲能够认同我们!」母亲说完看看我,见我 -
点头认可了,她才继续着说:「后来你说你父亲突然变脸,还说了那些话,那就
-是说,你心里潜意识中也知道,他是不可能认同我们结合的对吗?」听母亲这么 -
一说,我真的有些恍然了!确实,我心里还是不希望瞒着父亲和母亲通奸乱伦, -
毕竟他是我很崇拜的一个人,给我另一半生命的人。 -
  但别的不说,就是我看了那么多网络上的乱伦的小说,也没有几个说是儿子 -
和母亲通奸,而父亲赞同的,就是有,至少我的思维上是不相信了!所以,母亲 -
分析的很有道理。 -
  最后,母亲对我说:「所以,你现在心里其实还是担心我们不能够真的在一
-起,担心有人,不止是你父亲,包括也许会有其他陌生人物突然出现而拆散我们,
-这才是你心里面的那片阴影!」
-  「所以,我想我需要帮你解决这些问题,消散这片阴影才成。」她顿了一下 -
说:「我的方法就是,要给你从俄罗斯换一个身份!」
-  从俄罗斯换一个身份?我真有些不敢想了!但心里却觉得可行,母亲是俄罗
-斯人,记得以前她说过,在俄罗斯,只要付钱,做个新的身份是非常容易的。特 -
别是在地广人稀的西伯利亚,这是很容易的事情。 -
  「哦……太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去?」我一下子来了精神,从床上蹦起来, -
问母亲,真想马上就去才好呢!「别急,宝贝儿,我上周已经给你外婆她们通过 -
电话了,她们已经开始着手帮忙处理了,但……」她欲言又止的样子真是急死我 -
了,「但我想,你还是要先保证自己的学习,然后嘛……我想,等到你寒假时,
-我们去俄罗斯一下,嗯……你一直没有见过你外婆一家,而我也从来没有回去过 -
呢!」
-  「什么?没有回去过?妈妈,你是说你一直没有和外婆她们联系过吗?」我 -
有些吃惊,虽然我一直没有见过外婆,但如果说母亲没有和外婆她们联系过,那 -
可就太说不过去了!我都已经十三岁了,那就是说,母亲和父亲回到中国已经十 -
四年了,她竟然没有和自己的母亲联系过?
-  「是的,亲爱的,不过,我想,我有必要和你解释一些事情!」母亲有些消 -
沉,她开始将当初的一些事情娓娓道来。
-  原来,父亲当时说是给了外公和外婆一笔钱后,他们便同意父亲将母亲带回
-来了,可在母亲心里,一直认为是外公他们将自己当作货物卖了出去,用她给外
-公换来伏特加酒,给外婆换来了生存用的金钱!当然,这还不是母亲心里最难以 -
解开的心结,她知道当时的情况,苏联解体,东欧剧变,整个东方阵营一片混乱。 -
如果她不是被父亲带回中国,那她很可能也会步那些自己同龄女孩儿的后尘,成 -
为站街卖笑的妓女!她来到中国反倒是锦衣玉食,过上了贵夫人的日子。可她最 -
难过的是,她的姐姐,也就是我的姨妈,不知为什么外公和外婆一直是只让母亲 -
干这干那的,却非常宠爱她这个孪生姐姐!
-  「那么,姨妈和你长得很像吗?」我有些好奇的问,因为电视上看到的双胞 -
胎多是一模一样难以分辨,而我们学校也有一对双胞胎,同样是没办法分清谁是 -
谁。没想到我会问这么个八竿子打不着的问题,母亲「扑哧」一声,又笑了出来。 -
「当然,是的,这正是我心里不平衡的地方,为什么我们那么一样,可受累干活,
-以至于最后被卖掉的会是我而不是她呢?」母亲虽然说得是她的伤心事,但却是
-面带微笑,显然是我的缘故。 -
  「不过,我倒是很高兴外公外婆让父亲带你回来!」我非常诚恳的说。「如
-果带回的是姨妈,那么就没有我了,而且即便是有我,我也不能让妈妈做我老婆 -
了。」
-  「哈哈哈哈哈……」母亲这些可忍不住了,她笑得前仰后合的,我有些莫名 -
其妙,直到母亲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她才勉强停住,对我说:「好了,宝贝儿, -
我们不讨论如果你父亲带回你姨妈会怎么样的问题好吗?这……这毕竟是没有发 -
生的……哈哈哈哈……」母亲又是一阵大笑。
-  好一会儿,母亲总算是控制住了自己,她才继续跟我往下说。
-  她来中国后,父亲及爷爷奶奶对她都很好,特别是,第二年我就出生了,母
-亲更是一心扑在了我的身上。虽然这几年她和父亲一直是散多聚少,但有了我的
-陪伴,她还是感到很满足的。而有时候她看到关于俄国状况的新闻,心里更是会 -
有种庆幸的感觉,如果不是被父亲看上,她是不会有今天的生活的。所以,她心
-里对外公外婆的怨念也渐渐少了,而对亲人的思念之情也越来越浓起来!
-  而当她想到了我和她以后的结果时,更是联想到当时俄国那混乱的状况,如 -
今虽然俄国经济有所起色,但应当还是比中国好办吧?于是,她开始找人,查询
-俄国那边,外公外婆他们的情况。说功夫不负有心人也好,说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
也罢,总之,在母亲锲而不舍的坚持下,在大把人民币的付出下,很快就有了消 -
息。外公他们都还在他们那个小城里居住,根据母亲找的信息公司,其实就是个 -
私人侦探公司的说法,母亲走后,很快姨妈也嫁人了,嫁的是当地一个小的地方 -
官员的儿子,生活开始过得不错。不过,后来当地开始选举了,那个官员被轰下
-台,一家人的生活也就江河日下了。而外公和外婆开始几年生活也还可以,父亲 -
给她们的钱并不少,但外公只会喝酒,喝醉后撒酒疯,而外婆也是没有什么目标 -
更没有生活来源,于是坐吃山空这几年过得比较惨了。当然,他们还把母亲最需
-要的,外公他们的联系方式给找到了,交给了母亲。
-  母亲拨通外公家的电话,接电话的是外婆,当她亲耳听到自己多年不见的亲 -
人的声音时,母亲顿时连话都说不出了。而外婆知道是母亲以后,也是激动地在
-电话那边抽泣着。母亲询问了他们的生活状况,并小心的询问了,为我换身份需 -
要什么等问题,而外婆的回答令她很高兴,那就是,那边弄个合法的假的身份还 -
是非常容易。母亲和外婆约好,在我寒假时会带我去看他们,而外婆更是激动的
-一个劲保证可以给我办好新的身份的事情。 -
  说完了,母亲长出一口气,说:「其实,我打算到你放寒假时再告诉你,但 -
听到你今天这个噩梦,我想还是早点告诉你比较好。」看我兴奋的眼神,母亲又
-进一步警告我:「嗨……听着亲爱的,我可不想让你被任何事情打扰而耽误学习,
-明白吗?」我忙点点头,母亲说:「所以,你现在可以放心了,你要安心学习,
-我希望你能够成为一个学者明白吗?」我保证道:「放心吧妈妈,我不会让你失
-望的!」
-  到此母亲才真的放下心来,而她看我的眼神也恢复到了平时含情脉脉的样子。
-  「妈妈,您真是太伟大了,为了表示感谢,我想我应当好好孝顺孝顺你了!」 -
我也笑着看着母亲,只是我自己都觉得我的笑容实在是有些淫荡,母亲就更不用 -
说了。
-  「哦……孝顺我?小坏蛋儿子,你是又打什么坏主意了吧?」母亲的笑容也
-变得淫荡起来,她一下子掀开盖在身上的毛毯,一副完美的无可挑剔的身体在床
-上舒展开来!我的馋虫一下子被眼前如此美餐勾了起来,而下面那条洪荒巨兽也 -
完全苏醒,一蹦一跳的耀武扬威着,显然也是准备好要大吃一顿了! -
  我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淫笑着,问母亲:「妈妈,我是想孝顺你,怎么
-会是打坏主意呢?来,先让我回家看看吧!」说着,我翻身跪在了母亲双腿间,
-一把抓过一个枕头垫在了母亲腰臀结合处,这样母亲的可爱阴户就完全暴露在我 -
面前了!
-  「妈妈,我回来了……」说着,我一手扶住母亲的胯部,一手扶住自己那已 -
经欢蹦乱跳,有些不受自己控制的肉棒,对准了母亲胯间那条肥肥厚厚已经流水 -
潺潺的蜜穴,一个坐腰,径直的插入了进去。母亲阴道里的肌肉立刻从四面八方 -
包围了上来,将我那张牙舞爪的肉棒包裹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实在是舒服极了!
-  「哦……」母亲似乎有意控制着自己欢愉的心情,不肯让我看出她有多么快
-乐,毕竟还是要保持母亲的尊严的,但我却有信心要她自己主动放弃这些尊严, -
完全对我敞开心扉。当然,这些需要我辛勤的耕耘,辛勤的劳动,于是,我开始
-了又一轮耕作了,在母亲那肥沃的土壤里播撒我的种子,期待着日后丰收的喜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