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鬼差和大妈
鬼差和大妈

鬼差和大妈

我和五位鬼差来阎王殿,看门的鬼差见我来到后,马上行礼并且为我引路。-
-
  「参见阎王!不知传召我上殿有何事吩咐?」-
-
  「骆黑常!免礼!请上座!」阎王很客气。
-
-  哈哈!想不到原来我有一个座位了,可惜最不想见到的张召重也在这!-

-  「骆黑常!刚刚阳间有一位香港艳星来此报到了,我想吩咐你做一些事情,所以传你上殿。」
--
  我马上站起来回话。
--
  「阎王!有什么事请尽管吩咐!」-
-
  「骆无常!陈宝玲生前是一名情色界的名人,她为广大的淫民和同好们,都造福不浅,地府为了想表示对她的尊敬,所以要你好好款待她,我会尽快安排她的投胎期,免得她在此受苦,这段时间你要好好款待她,明白吗?」
-
-  「阎王!下官遵命!如果有上级要见她或带她走,我应该怎样处理呢?」
-
-  我恐防张召重会伤害她,故此一问!-

-  「谁也不能见宝玲!这是命令!」阎王很严肃的说。
-
-  「遵命!我会好好款待她!」
-
-  突然!阎王用一种很怪异的眼光望着我,耳边传来一种声音,我想起这是传音法,原来阎王正在我耳边,发俏俏话给我!-
-
  「骆无常!您要好好看守陈宝玲,尤其是张判官绝不能让他带走,我赐你一个金圈,你只要套在陈宝玲身上,那谁都不能接近她了,张开嘴巴!」-

-  什么张开嘴巴?难道阎王他想把金圈藏在我的嘴里?-
-
  我还没有漱口呀!-
-
  我不敢告诉阎王,我满嘴都是淫水,只好瞒着他张开嘴巴了!-
-
  果然有一道热气传进我的口里!
-
-  「骆无常!我已经传了金光给你,只要你见到陈宝玲,张开嘴巴念此咒语就行了,记着咒语了!」-

-  我记下咒语后,阎王就叫鬼差押陈宝玲上殿,然后叫我把她带走。-

-  我向阎王敬了礼便告退了。-
-
  五名鬼差护送陈宝玲到我的地区。
-
-  我安排了一间上等客房给陈宝玲。-

-  陈宝玲进房间后,我马上命待女送上香花玉露,给她沐浴更衣。
--
  我在无常殿坐着等,一边等就一边想,担心那个金圈沾上淫水会有效吗?
--
  自已想呀想,不禁又想起紫媚和大妈她们,总觉得自已很无能,不能好好保护她们,我怎样才能加强法力和权力呢?-
-
  这时候待女走过来告诉我,陈宝玲已经梳洗完毕。
--
  我心中大喜,生前没机会接触陈宝玲,父母亲又不让我看她的三级片,现在居然可以当面对着她,此刻的心情可说是,心花怒放呀!-

-  来到陈宝玲的房门外,很礼貌的敲了几下门。-
-
  陈宝玲亲自开门看见我,马上跪在地上向我行礼。-
-
  我怎能受得起呢?她是阎王的贵宾也极有可能,会变成阎王夫人呀!
-
-  我不能受她如此大礼,马上向前扶她起来。
--
  「宝玲姐快快请起!本官受不起您如此大礼!」
-
-  「大人说笑了!您怎会受不起呢?」-
-
  「您先快快起来坐下再说!」-
-
  我上前一扶,艳星就是有艳星的本色,俯首已经看见一条深深的乳沟,加上长长秀发,散发出一份高贵的气息,加上飘过来的体香,令我陶醉入迷!-
-
  我扶着她那冰晶的玉指,心跳不停的加促,她身上那对丰满的乳峰,早已令我热血沸腾,满额大汗!-
   「大人!您不必对我太客气,我怎样讲都是一名孤魂!」-
-
  「玲姐!您在世的时候,对情色的淫民和同好们,都作出很大的贡献,大家都对您都敬爱有加,现在世界各地的传媒影视界,都起了一片宝玲热潮!」
--
  宝玲最后忍不住内心的悲伤,眼睛突然红了一片,流下两行的心酸泪!
-
-  我不禁也为她伤心,上前递了一张纸巾给她,谁知道她接过纸巾后,忍不住俯在我肩脖上痛哭了,我只好安慰安慰她一番了。
-
-  我被她这一拥,她胸前两座乳峰一并的压过来,我差点给她推倒在地上,幸好我马步够稳,可是,我强忍的慾火,却控制不到,巨龙挺了起来,不偏不奇的系中不该中的地方。-
-
  我很尴尬把臀部往后一退,免得她受非礼了。-
-
  陈宝玲好像也发觉了,不好意思的坐回原位。-

-  我还是和她保留一个距离比较妥当。-

-  从她的谈话中,知悉她很后悔作出这次,错误轻生的决定,可惜时光不能倒退,她只能从哭泣中,作出内心的惭愧。-
-
  我一直从旁向她讲解,生死早有一个定数,不必过于伤心,我还向她谢解地府一些手续上的问题,并且说出阎王吩咐我的事。-

-  「为什么阎王会对我特别照顾呢?我真的可以早点重新做人?」
-
-  「是呀玲姐!阎王对您生前的贡献,大力的称赞,所以命我好好款待您,还要我为您加上金光保护您,不能让您在此受到伤害,并特准您早日投胎!」
-
-  「真的吗?你们太夸奖我了,要是我下一世还是女人,我会更加用心为淫民服务,我不单只是出我的成名录,还会写更多的文章,给淫民同好们!」
--
  「玲姐!这真是淫民之福呀!我会禀报阎王您这份心意,让您下一世是个超级美女,好吗?」-

-  「好啊!我一定会感谢上面和下面对我的支持!对了,文章寄去那里好呀?」-
-
  「寄去海岸线给土兄吧!」-
-
  「好的!我会记住了!」
--
  我和她谈了一会,宝玲的心境也开朗了很多,笑起来也比刚才好看多了!
-
-  对了!差点忘记为宝玲套上金光保护圈!
--
  「玲姐!我先为您套上金光保护圈吧!」-

-  「好的!谢谢大人!」-
-
  「不必谢我,您要谢就谢阎王吧!」-
-
  「嗯!」-
-
  「玲姐!请您先站过来这一边!」
-
-  当宝玲站起来的时候,从她身上的薄纱,看到乳头的美景,还有黑森林所带来的诱惑,身旁的五鬼不禁的叫了出来,我马上喝止他们,马上把他们赶出房门外。-

-  宝玲站好后,我口中念起咒语,然后张开嘴巴,一道金光射了出来,形成一个圈子,慢慢的套在宝玲身上。-

-  「玲姐!感觉得怎样?」
--
  「大人!我觉得非常舒服,有一种很怪的感觉!」
--
  我心里暗中感到侥倖,幸好没有被淫水破坏了金圈的法力,要不然我可不知道该怎样向阎王覆命了!
-
-  「那是成功了!恭喜宝玲姐!只要您过了七天,就可以回家探亲了,到时有鬼差会护着您回去,如果您有什么需要,可以叫鬼差通知我!」-

-  「谢谢大人的照顾!」-

-  「不谢!我要走了!您就休息休息吧!」
-
-  「好的!」-
-
  我辨好阎王吩咐的事后,便离开了房间!-

-  离开陈宝玲的房间后,便回到无常殿,五名鬼差即刻上前对着我笑!-
-
  「五鬼!你们在笑什么呀?」
-
-  「大人!我们笑您艳福无边,可以和宝玲她…嘻嘻。。!」
-
-  我即刻脸上大怒指喝着他们!
--
  「你们怎能有这种想法呢?她已经很可忴了,我们怎么可以落井下石呢?我们要尊重她,怎能对她不敬呢!何况她刚死不久呀!」-

-  五鬼被我骂了后,便不敢再放肆了,静静的站在一旁!
-
-  其实我怎会不想呢?只是阎王颁了禁止令,使我对宝玲不敢有非份之想!
--
  门外有一名鬼差跑进来向我禀报!
-
-  「大人,上次牢房那位女人刑期已满,您可以释放她了!」
--
  「那你就带她上殿吧!」-
-
  「是!大人!」-
-
  鬼差带了那名上次在牢房,眼睛会说话的女人上殿,她见到我之后,除了下跪,眼睛还是一样的盯着我。-

-  终于,我忍不住向她发问!-

-  「妳为什么一直望着我,所为何事?」-
-
  不问则没事,谁知道被我这一问,她当场哭了出来,而且还是很悲哀的哭声,我开始后悔自已没事找事做,把她放了不就没事了吗?-
-
  「妳别哭呀!」我不耐烦的说。
-
-  身旁五名鬼差也随我向她发出警告,要她立即停止哭声!
--
  原来除了阳间要讲恶之外,想不到地府也一样要讲恶的!
-
-  「对不起!大人!」
--
  「没关系,妳犯了什么事?哭又是为了什么?」-

-  「大人!我的名字叫黄蓉,生前夫君叫郭靖!」
-
-  我差点从椅子上跌了下来!
--
  「什么?妳是黄蓉,妳夫君是郭靖?」
-
-  「是的!大人!」
-
-  那不是武侠小说的人物吗?怎么会是真的呀?
--
  我马上叫五鬼过来问清楚,果然是真的!-

-  我的天呀!要一个两千世纪的小子,去处理几百年前的事?
-
-  「黄蓉妳…不是。。应该是前辈才对,到底是什么事?」
--
  「大人!我不敢称前辈!事情是这样的,我死后不久被带入地府,而夫君郭靖,则被天帝封为天将,我们夫妻从此便天涯相隔,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我受不了相思之苦,于是我在六百年前,我偷了阎王的乘云丹,飞上天庭找夫君郭靖,那知道郭靖他过了瑶仙池,尘世间的事,早已忘得一清二楚,最后我还被他捉回来到地府受刑,结果一判就判我坐牢六百年!」-

-  「什么?妳已经坐牢坐了六百年了?」
-
-  我又被吓了一跳,简直难以接受呀!-

-  「妳今天获释了应该高兴才对,为什么妳还要哭呢?」-

-  「大人!我想再见多夫君一面,请大人成全!」
--
  「我怎能帮妳呢?难道妳想本官也坐六百年的牢?」
--
  「不是的大人!我想您用幻光术让我见见夫君一面,可以吗?」-

-  「小鬼大胆!竟敢要大人为妳辨事!放肆!打!」-

-  「慢!别打!」我马上喝住他们。
--
  「不!我不敢!我只是无计可施,上一次我求张判官帮我…结果…!」
-
-  我不方便在五名鬼差面前,谈起张召重任何事,免得他打小报告。-
-
  「本官有事要做,妳下次再和我说,妳先回家去吧!」-

-  「大人!黄蓉已经没有家了!」
--
  对呀!坐了六百年的牢,那还会有家呢?就算不坐牢,后世的人也不认识她了,又有谁会送钱给她呢!-
-
  我想了一回,反正我和大妈都住在林嫂的家,而我的家现在也是空着的,乾脆就借给她住吧,于是,我便叫鬼差送她回我的家,等我回去再谈!
--
  一连串发生不可思议的事情,我心理难以平衡,也很难接受这一般的事实!
--
  「五鬼!还有其它事吗?我昨天还没休息,想提早回家睡觉!」
--
  「大人!您想回去睡觉,有谁敢阻止您呢?哈哈!您先回吧!」
--
  「嗯!反正没事我也真的累了,那我先回去睡觉了!」-
-
  其中一名鬼差想起一件事,大声的叫了出来!
--
  「大人!七月初七就快到了,您要准备呀!」
-
-  「关我的事吗?需要准备什么呀?」我好奇的问。
-
-  众鬼差一起笑了出来,我猜肯不会是一件苦差事!
--
  「大人!那晚您要化身成为一只鸟,去搭桥给牛郎和织女相会!」-

-  「什么?要我化身变成一只鸟,那我不就是一只乌鸦了吗?」-

-  「哎呀大人!您怎么说是乌鸦嘛!这可是一年一度的盛会,只有黑无常使者才能参加,是一件乐差!」
-
-  「为什么是黑无常的职务呢?又怎会是一件乐差事呢?」我奇怪的问。-

-  「大人!牛郎基本上是一名孤魂,而孤魂是归黑使者管制的,不由你们押送由谁押送呢?大人您又想想看,牛郎和织女相会能做什么好事呢?到时候只有你们可以在旁边看,怎么不会是一件乐差呢?」
--
  这倒是一件乐差呀!
-
-  「为什么不是由鬼差押送呢?」
-
-  「这是上天的旨意,我们不敢乱猜测!」-

-  「到时候再讲吧!我先回去了!」-

-  一路上我很受气又很高兴的飘着,高兴是可以看到牛郎和织女相会,我以为这是传说,那知道是真有其事,和很难想像我遇上那位女人,竟然是黄蓉!-

-  令我气愤的是要我变乌鸦,真不知道上天开的是什么玩笑?
--
  回到家里,大妈和林嫂都在客厅等我回来,她们看见我回来,很紧张过来问我,阎王传我上殿有什么事?-
-
  我便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告诉她们,两人耞了都目瞪口呆的!-

-  「小强!黄蓉漂亮吗?真的像电视里的黄蓉,那样的精灵?」大妈问。-

-  「大妈!黄蓉她坐了六百年的牢,又怎会精灵呢!」我叹着说。
--
  「这也是呀!六百年真不容易过。。哎。。!」大妈自言自语的讲。
-
-  我发现大妈穿了内衣裤,那一定是林嫂借给她穿的,我后悔叫母亲送了内衣裤给林嫂,暗骂自已真该死!
--
  我见林嫂正在沉思,想必她又是忆起往事了!
--
  「林嫂!您想什么了?想到那样的投入?」-
-
  林嫂抬起头,眼睛红红的,一定是想起伤心事!-

-  大妈发觉到了,过来问林嫂到底是什么事?
--
  「我想起陈宝玲她的身世和我一样,都为负心汉自杀死,而黄蓉也为爱情受六百年的苦牢,男人真是害人不浅呀!」林嫂很悲哀的说。
--
  「林嫂!您别这样说呀!不是每个男人都是这样的!妳别想太多了!」我说。
--
  「小强!你忘了你答应紫媚什么了?你也不是一样忘情!」林嫂指责我道。-
-
  「林嫂!我不是忘记紫媚,只是我现在不知道该怎样帮她?我的心还是念着她的呀!其实我的心也不好过!」-

-  「哎。。情字真的很害人呀!」林嫂怨声的道。-
-
  大妈过来抱着林嫂,想法子开解她,我也不想多说。-

-  「我先回房休息了!」我很无奈的走回房间。-
-
   我带着失落的心情回到房间,面对着空间添加了几分寂寞感,想起紫媚的处境,我真的无能为力呀!-
-
  在床上还是不能入睡,心想大妈真的会过来和我同床睡觉吗?
--
  正在想的当儿,大妈进来了!
--
  「小强!还没睡吗?」
--
  「大妈!我睡不着!林嫂怎样了?心情还很失落吗?」
-
-  「林嫂没事了!只是一时感触罢了,她回房睡觉了,我们也睡吧!」
--
  大妈真的过来陪我一同睡,可惜她的身体多了一套乳罩和内裤,很失望!-
-
  我把身体移出一个位子给大妈,她上床的时候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爬上床,我的内心很兴奋,终于睡觉有个伴了!-

-  「谢谢大妈!肯陪我一同睡觉!」
-
-  「小强!是大妈答应你的呀!我刚进来的时候,你好像在发愁,想什么?」-
-
  「大妈!我想起林嫂说的话,想起紫媚的处境!很担心她!」-

-  「小强!别太担心了,顺其自然吧!」
-
-  「大妈!我可以抱抱您吗?」-
-
  「当然可以呀!我已经答应过你了,你又忘记了吧!」
-
-  「我只是尊重您,所以问多一次!」-
-
  我张开双手把大妈搂得紧紧的,大妈也环抱着我,从大妈的身体,传来芳香的气味,这是女人的体香,我拚命的嗅还偷偷的在她颈项,给了一个吻!
-
-  可惜!当我把大妈再搂紧一些的时候,却给她的乳罩顶着,很不舒服!
--
  「小强!怎么了?」
--
  「大妈!没什么,只是您身上。。的…胸。。围。。顶着,对了,您为何会像林嫂穿。。起。。这。玩。意。了?」-

-  「小强。因为我怕和你睡在一起,所以怕不好意思,便穿上了,你不喜欢吗?」-
-
  「大妈!我不是不喜欢,只是觉得有了隔膜!」
--
  「这…问题…我们。。以后再。谈吧。。!」大妈说。-
-
  我继续紧紧搂着大妈,还把我的胸贴在她乳房上,大妈也没有抗拒,只是用手不停的拨我的头发,我想长此下去也不是辨法,只好又想法子了!-
-
  「哎呀!很痛!」
-
-  「小强!发生什么事?那里痛呀?」大妈紧张的问。-

-  「我的胸口不小心,被您的胸围顶到有点痛,没关系不碍事的!」
-
-  「小强!你别骗大妈了,我身上的胸围怎会弄痛你呢?」
-
-  哎呀!此计不通,惨了!
-
-  「大妈!我是不想和大妈有隔膜,好像我被您防着似,心里不好受,所以才会出此下策,您别生气!」
--
  「小强!大妈不会生气,你真的我不想穿着胸围吗?」-
-
  「是的!不过我会尊重大妈的决定!」-
-
  「那。。好…吧。。大妈就…脱。。了。它。。!」
-
-  大妈的手想伸进衣内脱胸围的时候,我马上按着她的手!
-
-  「大妈!我可以帮您脱吗?」
--
  「什么?你想帮大妈脱胸团?这。。这。。难为。。情。!」
--
  「大妈!就谢让我试试看,反正我没试过脱女人的胸围,您给我这个机会吧,可以吗?」
-
-  「小强!你不是。。有。。脱。过。妳母亲。的。衣服。。吗。?」
--
  「大妈!您怎会知道的?上次是母亲自已脱的,我至今还未试过!」-
-
  「是我和林嫂谈话中,无意间中谈起,不是林嫂故意告诉我的,你别向林嫂兴师问罪呀!」
-
-  「大妈!我怎会向林嫂兴师间罪呢!我使诈您会骂我看不起我吗?」-
-
  「我怎会骂你呢?对女人身体好奇是正常的呀!」
-
-  「您可以让我帮您脱胸围吗?」
-
-  大妈脸上即刻红上一片!-

-  「嗯!如果你想满足你的好奇,我就成全你吧,你会脱吗?」
--
-
  大妈肯脱掉胸围实在太好了,而且还让我亲手为她脱下,我好兴奋呀!
--
  「大妈!我试试看,好吗?」
-
-  「嗯…你脱吧!」大妈很羞低着头小声说。
-
-  大妈的脸很红呀!十足像个小姑娘似的,语中还带有一点娇气,使我忍不住送上一吻,刚好大妈的头又碰巧抬了起来,我的吻不偏不奇,亲在她的珠唇上,这一吻把大妈亲得脸都红遍了!
--
  我伸手摸进大妈的薄纱里,我的手臂穿过她的脉下,到她的背部寻找乳罩的釦子,我的胸部和大妈的乳房,贴得更紧了!-
-
  可是我找了老半天,还是没找着,这时候大妈偷偷的笑起来!
-
-  「小强…在。。前面。。呀。。!」
-
-  难怪我找不着,原来是前面!
-
-  「大妈!原来胸围的釦在前面,难怪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
--
  我的手移到大妈的乳房前,假装找不到把头凑上,在乳房上细看,我的目的是想嗅嗅,大妈的乳香!
--
  「大妈!我可以用手摸摸您的乳房,看看胸围的釦在那里吗?」
--
  「这……这。。好吧…你别向林嫂说呀!」
-
-  「我不会向林嫂说的!」
-
-  我终于可以奉旨摸大妈的乳房了!-
-
  我很小心的用手指,轻轻碰露在乳罩外面的乳球,原来大妈的皮肤很滑,我的手指按下去,乳房上还有弹性,我为了假装寻找乳罩的釦,便张开两个手掌,抓着大妈两边的乳房,然后顺着乳罩,用揉搓的方式寻找釦子。
-
-  我无意的摸着,突然给我摸到大妈乳罩上的乳头,原来已经发硬了,我用两只手指在乳头上捏了几下,大妈的身体抖了起来,呼吸也加重了!
--
  「小强!别摸!这不是釦子!在胸围中间的底部!」-
-
  即然大妈出言阻止,我只好假意寻获,用手指从两个大乳球中间插入,然后慢慢把釦了骭了,乳罩骭开后,两粒乳头发硬的挺起,我用指头碰碰,大妈把身体缩了一缩,应该是她敏感之处!-
-
  「小强!别摸这。。你不可以摸的,该解的都给你解了,你把手缩回去吧!」-

-  「大妈!可以让我亲一下这里吗?」我指着乳头道。
--
  「你想亲我这。。里。。你不是已经亲过林嫂的吗?」-
-
  「林嫂又不是亲人,我喜欢亲大妈的,可以吗?」-

-  「那。。好。。吧。。!你亲一下就好!再亲就不可以了,那是乱伦呀!」
--
  「好的!我答应大妈只亲一次!」-
-
  「嗯…你就…亲吧。。!」-

-  我马上把嘴亲在大妈的乳房上,嘴巴当然含着乳头,舌头也舔了几下,大妈发觉我向她性挑逗,马上紧张的推开我,不让我继续的亲了!-

-  「小强!我们不可以这样胡闹的,很容易变成乱伦的,好了!你快睡吧!」
--
  我很失望的望着大妈!
--
  大妈可能见我可忴,于是送上一吻,这一吻是故意亲在我的嘴上!-

-  我开始笑了,我想今天大妈算是很好了,可以让我解她身上的乳罩,这次又肯亲在我的嘴上,可能她是假矜持的关系,相信不久她就会的慢慢释放了!-
-
  不可以勉强了,只好收兵了,大妈把乳罩丢在一旁,也许在她心理上打算,先把乳房释放!-

-  我抱着大妈便睡觉了,因为明天是我的衣锦还乡日!